Android

最近沉迷学习,无法自拔,还是有一些问题百思不得骑姐,把官网文档又翻了一遍,发现其实最近的几个主要版本,更新还是挺大的,遂花了点时间和功夫,消化吸收下,在这里跟大家分享。
2019年Q1季度,360安全大脑累计监测到Android Native病毒感染量达354.8万,平均每天新增感染用户3.9万。
360披露:兼容安卓64位的Android Native病毒——“假面兽”,其伪装手机系统文件、更新频繁,遂将其命名为“假面兽”病毒,感染总量达80万。
为了解决大家的刚性需求,建设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的程序员社区,我们来研究一下,如何使用最为前沿的AI技术,结合胶水框架——frida,提高大家刷出反面教材的几率,做到真正的造福程序猿,提高幸福感和获得感。
Binder构建于Linux内核中的Binder驱动之上,系统中涉及到Binder通信的部分,都需要通过与”/dev/binder”的设备驱动交互来实现数据传递。由于Binder驱动在整个Android系统中发挥的重要作用,所以一直以来也是Android安全研究的重点之一。
本文为2018年Android恶意软件年度专题总结报告。
Android Native病毒2018年的“表现”如何?哪个安卓版本最容易受到Android Native病毒的攻击?认识几个“重量级”病毒家族之后,我们再聊聊2019年Android Native病毒可能有哪些新的威胁。
在一加的工程模式中存在 Root 提权后门,该漏洞由 nowsecure 团队发现。
在本文中,我们将分析一款Android恶意应用程序。这一恶意软件可以窃取短信息,攻击者能够获取到关于特定目标的大量消息,或者可以从受害者的手机上获取双因素认证(2FA)令牌,从而攻破安全性良好的账户。本文为下篇。
在本文中,我们将分析一款Android恶意应用程序。这一恶意软件可以窃取短信息,攻击者能够获取到关于特定目标的大量消息,或者可以从受害者的手机上获取双因素认证(2FA)令牌,从而攻破安全性良好的账户。本文为上篇。